0%

昨天小傻突然跟我说,我们在一起10年了。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时间过的快,彷佛前一刻还在10年前的那天。

这些年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从海南到上海,再到深圳,谢谢一直有你的陪伴。

也避免不了会出现分歧、吵闹,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言情剧里的惊天动地,也没有情感剧里的曲折迷离,就只是平平淡淡,简简单单。

还有另一件事需要记录:宝宝也刚好两周岁,零两天(2019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

致我们的十年

不小心rm -rf, 数据恢复中!

不恢复了。

时隔两年,待更新中……

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每年的各种聚会,其实一直到现在我基本上都没参加过,怎么说?首先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倒不是说聚会就不安静,会吵闹之类的,只是不太喜欢而已;其次,我所理解的聚会,是互相认同的朋友之间的聚会!而不是一场幸福的攀比大会。

“你在哪上班?在哪家公司当老总?一年有几次出去度假?孩子学习成绩怎么样?”
“我,就是一个普通小职员。有的人灰溜溜地回答,语气不太壮。”
“是嘛,我在证券公司,一万多。没办法,你知道,金融系统嘛。”
“你们就是好啊,我们在石油,工资倒不高,就是福利还可以,吃什么都不用花钱。”
“还是你们好,你们是大权在握啊…… 哪里哪里,你们挣的才是实在的钱……”

每个人都在比拼着自己的幸福,谁也不甘落后。大家不约而同的都会玩一个游戏,就是先把自己损一遍,然后再狂夸一顿别人,然后享受别人更加猛烈的夸奖。

同学聚会,难免看到哪位同学买车了或者听说哪位同学买房了之类的事情,也许你表面上波澜不惊,冷静淡然。但是,在你聚会结束的路上或者回到家后,你内心深处有时会不会这样想呢:想当年我成绩比那个谁好多了,怎么他现在都混上经理了,我还是个小职员啊;想不到啊,那哥们才毕业不到一年就买房子了,都是同一届的,我怎么就还租地下室呢?诸如此类。

这样就变成了你在同学的拥有里寻找你自己的痛苦。你既想从同学的拥有里找自己的影子,又想拽着同学这根绳子从自己的拥有中跳离。于是,当在同学的拥有里找不到自己的影子和拽着同学的绳子没有从自己的拥有中跳离时,就开始怨天尤人或者破罐破摔了。如此,久而久之也就把生活当作了负担,随之便会觉得生活充满了痛苦。

Read more »

印象中第一部手机是天语,具体型号忘记了,是升高中时期爸妈给的,高中的压力我想大家肯定都明白,那个时候的手机就是单纯的拿来打电话、发短信。后来又换了一部山寨索尼,不过没用多长时间丢了,可以理解成被别人捡走了。

大学阶段用了3部手机,入学时的诺基亚5230(到现在还正常使用),后来的N97和米1s(都已报废),真正接触智能手机就是从那个5230开始,但是那个时候对手机的依赖可以说是可有可无,当时大部分精力都在课程和比赛上,所以手机在整个大学期间和高中时候的作用一样,只是拿来联系。

工作后,没有了大学和高中时整天一堆同学上下课、吃饭、玩,有的只是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公司-路上-家。一直以来的工作都属于很轻松的那种,手机就成了我打发时间的工具,每天刷着微博、微信、QQ,虽然不聊天,但是却时常看着别人在那里聊。感觉生活好像缺少点什么,渐渐地觉得乏味,也决定做一些事情改变现状。

也许,改变是一件好事。制定了我的策略:消失一段时间,手机放在一个角落,不去理会它。

Read more »

Zappos只是一家卖鞋的,技术含量相当低,但他们一直在不惜血本地实践着自己的口号:“Powered by Service”。沃尔玛只是个超市,为了实现“天天低价”的卑微使命,甚至花了几亿美元发射商用卫星来提升物流效率和降低成本。
对于企业来说,如果把一句挂在自己的商标下面大肆宣扬,那么就该不惜代价地维护这个使命,如果根本做不到,还是不要挂出来比较好。没有使命不要紧,但不要编造一个虚假的使命来忽悠群众。这是企业必须守住的底线。
如果你的口号是“中国网 宽天下”,那么就不该对多年来网通电信之间的互通壁垒视而不见;如果你的口号是“旅客的满意是我们最大的追求”,就不要搞出一大堆穿不破的袜子和扭不断的牙刷大声叫卖,侵犯游客最基本的休息权;如果你的使命是“只为优质生活”,那就不该往产品里面掺三聚氰胺来破坏人家的优质身体。

Read more »